柴闪闪:传递更多基层心声

发稿时间:2022-03-07 浏览次数:11

5年,11份建议,每一次发声都与基层劳动者有关。全国人大代表、上海邮区中心邮件接发员柴闪闪心里有个目标:让基层劳动者生活更有尊严,工作更有保障。

从邮政系统的“技术尖兵”一路打拼成为“农民工先进个人”,2018年,33岁的柴闪闪以基层劳动者的身份当选人大代表。

由此,这个年轻人的奋斗方向发生了从“我”到“我们”的转变,“以前,想的是我自己努力工作、赚钱养家,现在要关心基层劳动者这个群体,在城市生存,怎样赚更多的钱,从事的行业如何能发展得好?”

“住房”和“社保”是柴闪闪奔走呼吁最多的两个民生议题,关乎基层劳动者的生活根本和权益保障。

履职前两年,他提出解决城市农民工“一张床”的建议,期待农业户籍的农民工能够在住房公积金等方面享有城市待遇,“用公积金抵房租,也可以买房,很实惠的”。

柴闪闪始终不忘自己“快递小哥”的身份。2019年,他提出《关于快递外卖行业中农民工更好融入城市的建议》。彼时,他注意到,以网约车司机、快递员、外卖配送员为代表的新职业群体数量庞大,而新业态的行业规范保障还跟不上市场发展的速度。

2020年年初,柴闪闪在邮路一线负责发送支援武汉的物资。看到“快递小哥”和外卖骑手的身影,他偶尔也会上前关照两句。“他们当时最担心的,不是天天跑在路上感染怎么办,而是这段时间没有收入。”

为传递更多基层心声和诉求,有时候,他一个人站在街边,注视着来往的“骑手”。看到有人因为抢时间闯红灯,他会叹着气说上一句,“挣钱也要注意安全”;看到有人遇到困难,总会下意识地冲上去帮忙。他经常会去上海车站、街头调研,“凑”在路边的快递点,听快递员“吐吐槽”。

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如何维权、怎样改善无社保兜底的“裸奔”工作状态……他举例,一些外卖员是“全职妈妈”,她们最怕的是路上磕碰受伤顾不了家,“如果有渠道,她们非常愿意购买意外伤害保险。”

2021年全国两会上,柴闪闪提出的《关于完善新业态中灵活就业劳动者社会保障的建议》被全国人大列为重点督办建议。当年7月,人社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等8部门共同印发《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》。

这两年,基层劳动者尤其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权益有了更广泛的保障。今年年初,多地出台相关政策,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。

今年,柴闪闪准备把两份建议带到全国两会上,一份关于规范外包灵活用工,一份关于继续教育中外语课程必考制度改革。第二个建议,是柴闪闪在关注劳动者问题上的一个变化。

许多大城市的福利保障与文化程度挂钩,进城务工人员需要达到一定学历门槛才能落户、申请公租房、让子女入学。继续教育中的英语考试是一个“门槛”。

“家长的英语考不下来,没法落户,孩子就只能回老家读初中。”柴闪闪在调研中发现,许多务工者即使考过了英语,在实际工作中也用不上。他建议,不如换一些实用性强的科目代替英语,让更多的农民工打破与城市“半融合”的困境,要让他们的家庭、后代能在务工拼搏的地方扎下根。

为了收集更多基层声音,他向社会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。从交通事故到意外工伤,找他寻求帮助、咨询信息的人不在少数。

最近一次求助是在去年12月。一名外卖员在送餐途中与他人发生碰撞。双方协商一个月无果。最终在柴闪闪的协调下,双方达成了赔偿共识。“这个事故责任在外卖员,如果按照原来的金额来赔,他真的赔不动,也不能逃避责任,只能商量出一个折中的解决办法。”

如果真涉及群众的切身利益,“那我是一定要争个说法的”,柴闪闪说,“作为一名人大代表,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办这个事。”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刘尚君 来源:中国青年报